出版企业的社会责任与党建工作推销员.

  原标题:出版企业的社会责任与党建工作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要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出版事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既是党的意识形态坚强阵地,又是国民经济的重要产业,既是文化建设的基础,又是关系民生的行业,在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中担负着重要责任。出版活动必须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提供精神动力、智力支持、思想保证和舆论环境。

  一、出版企业的社会责任

  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努力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是马克思主义新闻出版观的基本要求。出版企业通过出版物的社会效益实现企业的社会责任,要坚持把社会责任放在首位,实现社会责任与商业责任的统一,其中社会责任是出版企业的灵魂和根本价值,商业责任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实现社会责任的必然途径和经济表现。

  截至2010年底,绝大多数出版社已从事业单位转为了企业,追求经济效益也成为其主要目标之一。但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转企只是国家对出版单位管理方式的改变,并不是改变出版企业的社会责任。“企业是外壳、是载体、是手段,文化是内核、是根本、是目的”,[ 黄仁宗:《文化企业的社会责任》,《光明日报》,2011年3月16日,第15 版。]这是由“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出版方向所决定的,是由出版产品具有意识形态属性和文化属性所决定的。

  出版企业的社会责任主要包括政治责任、文化责任、对读者的责任、商业道德责任和公益责任等,其中以前三者最为重要,也是与一般工业企业的鲜明区别。

  (一)政治责任

  1.意识形态责任

  社会主义文化属于上层建筑中的意识形态范畴,决定了出版工作必须坚持正确思想舆论导向。“出版业是具有强烈政治倾向性的产业。它的产品很多是直接阐述如何看待和处理各种社会关系的。这种认识成果的传播,常会引起直接的政治、经济、推销员社会后果。”[ 张凡:《出版工作的重中之重》,《出版参考》1996年07期。]当前,国际环境错综复杂,我国正处于深化改革的攻坚时期,新旧矛盾交织凸显,价值观念冲突尖锐,巩固和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出版企业的首要政治责任,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2.对于国家进步、社会安定、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责任

  作为出版企业,要始终把出版工作和国家民族联系在一起,强化服务国家社会大局的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为国家和民族提供优秀的文化产品。这一社会责任也伴随教师年度工作总结着我国现代出版业的发展,清末的翻译机构京师同文馆的“师夷之技以制夷”,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的“昌明教育,开启民智”“为国难而牺牲,为文化而奋斗”和生活书店的“救亡图存”,都体现了不同时期出版企业的社会责任。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出版单位坚持“两为”出版方向,为国家建设、社会安定、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提供了思想保障、智力支持、文化条件和舆论氛围,为国家的建设、改革和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二)文化责任

  1.建设文化强国的责任

  出版企业承担着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引领先进文化前进方向、提供科技文化基础的社会责任。这一责任的价值不能用经济指标衡量,以2011年为例,我国年生产图书总定价1036亿元(其中教材330亿元),总销售额654亿元,[ 新闻出版总署:《2011年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上)》, 年8月6日。]同年中石油公司利润为1329亿元,[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中石油2011年实现净利润1330亿元》,年3月30日。 ]出版产业的年图书总产值还不及国家一个大型企业的年利润。国家高度重视出版业,很大程度上在于其对文化建设的重要价值和责任,而并非仅缘于其经济效益。

  2.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责任

  当前,多元文化并存、各种思想文化激荡碰撞,西方敌对势力借助各种出版媒体对我国进行“西化”和“分化”的思想文化渗透。在此背景下,民族文化声音弱化,民族文化自信心减弱,出现了中国文化只有“西化”才有出路的错误声音和哈美、哈日、哈韩的文化怪象。构筑文化屏障,警惕“文化殖民”迪奥是什么东西,维护国家文化安全,是出版企业必然担当的民族使命和重要责任。

  3.推动文化走出去的责任

  文化市场的格局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文化的影响力,据2010年《文化软实力蓝皮书》显示,世界文化市场的份额,美国占43%,欧盟占34%,亚太地区仅占19%。这19%中,日本占10%,澳大利亚占5%,剩下的4%才属于包括我国在内的其他亚太地区国家。我国的文化影响力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身份极不相符。

  出版企业承担着文化“走出去”的重要责任,输出更多文化产品,传播中华文化精髓和内涵,宣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模式和文化成果,不断扩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和中华传统文化吸引力和影响力,致力于构建国际文化新秩序。

  (三)对读者的责任

  出版企业要承担传播知识的责任,“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策划选题,提供相应的知识产品;要承担文明教化的责任,服务读者但非庸俗迎合,以优秀产品提高读者阅读水平和道德水准,实现文明教化于人的过程;要承担产品质量的责任,不能粗制滥造,以致对读者生活和社会生产造成不良后果和影响。

  二、出版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中的主要问题

  近年来,我国的文化工作者以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为已任,辛勤耕耘,创新发展,为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做出了应有贡献,但文化产业发展中也存在忽视社会责任、片面追求商业利益的现象,如影视片面追求收视率、票房,书报杂志片面追求利润、发行量等。就出版产业而言,认真履行了社会责任,健康、正确、积极的出版物占主导地位,但也存在着一些问题。

  (一)忽视出版的政治属性

  有的产品出现导向偏差和各类政治性差错,在涉及党和国家领导人、重大历史事件进行假想描述,把台湾、香港、澳门视同为国家,在地图上丢掉南海诸岛、钓鱼岛和赤尾屿,在涉及统战、民族、宗教内容中出现各类错误等。

  有的产品偏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历史类图书奉行历史虚无主义去戏说,文学类图书突出性、暴力、恐怖等追求感官刺激,生活类图书热衷于伪科学养生、风水算命、名人隐私、明星八卦,励志类图书宣扬职场厚黑、吹捧暴富经验,儿童读物成人化、庸俗化。

  (二)忽视出版的文化属性

  盲目追求经济效益,热衷于商业炒作;文化创新能力不足,产品同质化;对中小学教材依赖度高,产品结构失衡,甚至有的出版企业颠倒了主业与辅业的关系,服务文化建设的能力退化。

  (三)忽视对读者的责任

  图书质量不高,一些东拼西凑、错误频出、快餐式和平庸化的图书充斥市场。

  (四)忽视对员工的责任

  教育和引导不足,从业人员业务素质不高,职业道德滑坡,以至有人只把出版工作当成一个挣钱吃饭的差事,鄙视扎实苦干,幻想着一夜暴富,不讲集体主义,只图个人提成。

  上述种种现象影响了出版业科学发展和履行社会责任。一方面原创精品不足,以我国评选“三个一百”原创出版工程为例,三届均有板块空缺,2011年全国共出版图书约37万种,分3类共选300种优秀原创图书却都有空缺;另一方面产生大量图书库存,2011年全国图书总产值1063亿元,年末总库存达804亿元,社会资源极大浪费。就图书生产的品种数量,我国已是世界第一的出版大国,“如果我们没有生产出新的具有历史标志性、能够列入中国文化精品行列的产品,我们这个行业做得再大也没有光彩。”[ 柳斌杰:《在2010年全国新闻出版局长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国出版》2010年15期。]

  三、出版企业党组织发挥政治核心作用的

  根本任务和主要途径

  党章规定,企业党组织要发挥政治核心作用,围绕企业生产经营开展工作,保证监督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在本企业的贯彻执行。根据自身行业特点,出版企业党组织发挥政治核心作用的根本任务就是保证出版企业为了人民和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而发展,发展的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要以科学发展观指导发展,也就是要服务于出版工作为谁发展、发展什么、如何发展。

  社会责任是出版企业的灵魂和根本价值,商业责任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企业实现社会责任的途径和经济表现。两个责任的关系决定了出版企业党组织应比其他企业更注重社会责任,也决定了发挥政治核心作用的主要途径就是抓住企业社会责任这个着力点。

  四、党建工作服务出版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工作路径

  出版企业党组织发挥政治优势,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工作,协同各方,参与决策,在思想上领导有力以保证出版方向、在业务上引导助力以推动科学发展,通过具有社会效益的产品承担对党的政治责任,履行对国家、社会和读者的文化责任,从而实现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方向和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历史使命和光荣职责。

  (一)宣传党的出版方针,坚持正确的出版导向

  坚持“两为”出版方向,大力宣讲马克思主义新闻出版观,不断提高职工的政治责任感、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引导职工摒弃认为政治责任和文化责任无所谓的错误思想。

  (二)以科学发展观统领两个效益和两个责任

  准确把握科学发展观的内涵,不断提高对产品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企业的社会责任与经济责任之间矛盾的解决能力。引导职工认识到出版产品根本上是要以质取胜,重复出版、跟风出版、低俗出版的短视行为阻碍科学发展,扎实开发高质量的文化产品才能真正提升效益,实现长远发展,

  (三)加大对出版企业社会责任的研究

  加强对出版企业社会责任内涵和外延的研究,从发展战略、经营理念、业务布局、管理手段、生产流程、组织机构等各方面查找履行社会责任的薄弱环节,着力完善企业社会责任的实现机制。

  (四)在重大经营决策中发挥影响作用

  1.参与重大决策

  明确党组织参与企业发展战略、发展规划和选题规划、经营管理等企业重大决策的范围、程序和方法,增强参与的有效性和规范性。

  2.与法人治理结构的科学对接

  对转制为公司的出版企业,实行党组织与董事会、社委会班子“双向进入、交叉任职”,并建立完善股东会、董事会和监事会与党委会、职代会、工会之间互补的工作体制,拓展党组织参与决策的途径。

  3.参与对图书选题的控制

  设立以党组织牵头、由编辑和发行队伍中政治素质高的业务骨干组成选题社会价值测评委员会,对涉及政治、社会、历史、民族、宗教等敏感选题有否决权,对大额投资出版项目有参与权。

  (五)坚持党管干部的原则

  党组织要推动企业建立民主推荐和民意测评的选拔机制、公开公平的录用机制、能上能下的淘汰机制、奖罚分明的激励机制、严密科学的监督机制,把党管干部的原则和企业市场化选聘人才的原则结合好。“确保各级新闻出版领导权牢牢掌握在忠于马克思主义、忠于党和人民的干部手里”[ 柳斌杰:《党的新闻出版事业90年伟大实践与思考》;中共中央组织部、全国党的建设研究会 编:《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党建研讨会论文选编》上册,北京 党建读物出版社 2012年1月第1版,第520页。]。另外,在干部考核和选拔中加入社会责任考核指标,可采用一票否决制度。

  (六)丰富党建工作的工作渠道

  通过以下措施改变党务干部对生产经营了解不深,而生产经营上又缺乏党建工作介入渠道的问题。一要增加党务干部参加生产经营会议的机会,便于全面快速地把握工作全局和重心;二是建立易操作、高效率的业务信息与党建工作的通气制度,使党务干部了解重要业务进度和业务难点,增强党建工作计划或方案的针对性。

  (七)党建工作与社会责任履行的融合互促

  把社会责任教育融入党建工作的活动中,实现党建工作和企业社会责任履行的互相促进。

  1.结合开展学习型党组织建设,加强“两为”出版方向教育,强化政治责任和文化责任,提高党员职工政治素质和大局意识。

  2.结合主题党日、专题社会实践等活动,开展图书下乡、读者座谈会、科普讲座、图书捐赠等活动,扩大企业和图书的社会影响。

  3.结合创先争优活动,以“五带头”为标准,弘扬“认真做好出版工作”精神,培育职工爱岗敬业的品德和重视质量的工作作风。

  4.结合群众路线实践活动,坚持“三贴近”策划选题,增强原创选题的针对性,满足读者需求和社会经济建设和文化的需求。

  5.结合学雷锋活动,弘扬奉献精神和集体主义精神,倡导为人民服务的价值观,树立对图书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关系的正确认识。

  6.加强对工青妇等群众组织开展社会责任教育活动的领导和引导;积极开展城乡文明共建、结对文化扶贫等文化公益类活动;培育传承文化、精品强社、诚信经营、追求卓越的企业文化氛围。

  五、对上级组织加强出版产业社会责任管理的思考

  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仅靠出版企业个体自律式履行社会责任客观上确实存在现实困难。鉴于此,近年来国家对出版产业在政治导向、项目扶持、产品质量等方面加强了管理、扶持和监督。例如,设立国家出版基金资助对国家文化建设有重大意义的国家级出版项目,相关部委也设立了多种专项工程对相关重点出版项目给予资助。笔者所在的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申报的《中国河湖大典》《中国水利史典》“中国河湖大典数字化工程”“中国水利对外宣传系列出版工程”“数字水利出版传播平台”等项目也获得了国家出版基金等资助。

  试从宏观层面提几点思考建议,以进一步推动出版企业履行社会责任。

  (一)提高对出版企业社会责任的评价考核

  2008年开展的全国经营性图书出版单位首次等级评估,经济效益分值的权重偏高,一些靠教材垄断优势、行业摊派优势、市场炒作畅销书的出版社也评为一级出版社,与其对社会进步和文化的贡献并不符实。期待新一轮的等级评估能提高社会责任权重,以客观反映出版企业在国家文化建设中的贡献。

  2008年国资委发布了《关于中央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指导意见》,很多中央企业建立了社会责任年度报告的制度。在出版企业这个肩负社会责任天然使命的行业,却鲜有实施。应加快推动出版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制度,推动行业社会责任的履行。

  (二)建立国有文化企业党建统筹经费

  行业资源与地域资源的厚薄多寡对转企后的出版单位影响更加明显,优势资源不足的出版企业,党建工作与企业生存发展之间存在现实矛盾,党建工作保障社会责任履行的工作难度大。虽然企业要结合自身实力开展党建工作,但从宏观层面上应尽力消除经济因素对党建工作开展的制约。建议建立国有文化企业党建统筹经费,可按国有出版企业党员人数配比划拨经费;可设立相关党建调研课题,给予经费支持;可对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党建专题活动给予经费支持。

  (三)制定《国有文化企业党组织工作条例》

  1986年颁布的《中国共产党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基层组织工作条例》已落后时代发展,亟待新条例指导党建工作。出版(文化)企业担负的社会责任与其他工业企业明显不同,在出版体制改革的深化期,行业发展和党建都面临着新矛盾新问题,建议应制定《国有文化企业党组织工作条例》,有利于出版企业把党建工作这一独特的政治优势转化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作用于出版企业履行政治责任和文化责任,促进出版企业科学发展,在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

  (责编:单莞婷(实习生)、高雷)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